前田宏智

“金”大侠的超能力


10月26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报告厅,高朋满座,座无虚席。两个半小时的讲演,300多页PPT,丰满、精彩、料足,三年多来,清华美院报告厅从未如此火爆。

这位开讲人是东京艺术大学的一名教授,———前田宏智。日本唯一精通雕金和锻金工艺的第一人。

 

微信图片_20171024153713.jpg 



微信图片_20171027181801--.jpg


他出身于一个金匠世家,一岁便在父亲的指引下,手握锤子开始敲打,深受父亲的影响,他也全身心地投入到金工中,乐此不疲。第一次自己磨錾子,第一次在金属上刻出凹槽,第一次创作出完整的作品,第一次接触工艺素材、工艺技法,谈及这些众多第一次产生的喜悦之情,至今仍让他记忆犹新。


 前田宏智 仕事風景1.jpg

△ 前田宏智创作过程


微信图片_20171027174751.jpg

△  前田宏智学生时期作品

 

每个见过前田老师的人都会注意到,他总是挎着大包小包,走到一处,便把东西就地放下,从中拿出各种相机,四处拍照,与人交谈。有人觉得奇怪,问他,为什么总要拿这么多相机呢?他会耐心地介绍说:不同的相机拍摄出不同东西最真实的样子。


前田宏智「銀打出金彩小壷」.jpg

△  《 赤铜银打出象嵌花器 》

 

一件衣服 ,一个纹饰,一段路,一道菜, 这些日积月累的图像便成为他“奇思妙想的写生本”。比如,在中国拍下的西红柿炒鸡蛋,回日本就自己照做。招待朋友,哎吆,味道还不错哦。

 

前田宏智「金銀彩銅打出象嵌花器」(部分).jpg

△ 《 金银彩铜打出象嵌花器 》(部分)

 

 前田宏智「赤銅打出蜻蛉文象嵌水滴」.jpg

△  《 赤铜打出蜻蛉文象嵌水滴 》

 

他说,人生就得吃喝玩乐。走到哪里,包里也常会藏着日本的清酒,每见到一位投缘的朋友,要么举杯同饮,要么随手相赠,颇有些美酒赠英雄的侠气。他喜欢品尝各式美酒,酒桌上的他总给朋友们带来欢声笑语,这位长相似鲁迅,喝酒如古龙的家伙,脸上总是各种乐呵呵的萌表情。


 微信图片_20171030143136.jpg

△ 前田宏智与清华美院王晓昕交流

 

吃喝玩乐的萌大叔,

有着与金属对话的超能力。


他的创作是一个漫长而又细致的过程。在创作过程的瞬间,他常会请求他的作品,“请变成这样的形状吧!”而有的时候,他也听到作品反过来对他说:“啊,我还可以变成那样哦,请你用用那种做法吧!”

 

微信图片_20171024171950--.jpg

△  “熔古铸今——2017中国国际当代金属艺术精品展”参展作品

  

这样与金属的不断的交谈和互动,让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有独特的语言和表情。也让他的创作产生了奇特的碰撞,仿佛这些会说话的金属,有了趣味,有了生命,有了和每个人对话的能力。


 前田宏智「銀四分一花器『山籟』」.jpg

△  《 银四分一花器·山籁 》

 

“作为一名艺术家,我认为在使用金属这种素材时,认真地对待它,亲手制作,是最正确也是最重要的做法。”

有一件事让他印象特别深刻,那是他大学毕业后,准备参加展览,做了一个四方的盒子。盒子焊接时却意外出现了破口和坑洞。当时,他自己特别懊恼。他说:“哎呀!不认真地对待材料本身,就会被它背叛”。

这让他切身地感受到了金工的严苛之处。多数时候,他是一位极其严肃,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的老师,每一位学生都为对他的“认真”而动容。

 

微信图片_20171027184652.jpg

△ 前田宏智给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生上课


用中国学生方笑晗的话说,我实在说不出老师的“有趣”故事,因为印象中的他,除了严苛,还是严苛。前田在清华美院授课的十多天,每天早上八点准时到实验室,晚上11点最后一个学生离开才离开。


 前田宏智「赤銅銀打出象嵌花器」.jpg

△  《 赤铜银打出象嵌花器 》

 

谈及中国的工艺,他说,第一次看到的中国工艺品不是实物,而是小学时看到的一张照片。那是一个出土的玉做的衣服(金缕玉衣),那时候就被中国作品的大气精细所震惊。

 

微信图片_20171027095154==.jpg

△  前田宏智


清华讲座末尾,他放映了一张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作品。讲座完第二天,他五点起来,又专门坐高铁去了一趟河北省博物馆。讲座中的那件作品,就馆藏在这里。他要和几千年前的中国工匠对话。别拖我走,在那件作品前呆上一天就好了。他哈哈笑道。中国古代的作品,深深震撼了我。完展览,他给大道造物回微信说。


言之悟语

心有多诚,物便有多美。


文章版权归“大道造物”公众号所有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注明出处。




0.18053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