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文广

国礼背后:设计中国美

谈起国礼,一直是很神秘的存在,

毕竟,它距离我们的生活真的很远。

回溯到建国初期,新中国第一份国礼,

那是一件景泰蓝“夔龙纹对罐”,

由绝代佳人林徽因组织设计,

这件国礼背后的故事至今仍被传为一段佳话。


image.png


今天的主人公,便与神秘国礼有关。

他一直都说自己是新时代最幸运的宠儿,

作为一名国礼设计师,

他几乎见证了我国近年来所有重大活动

和历史瞬间。


一件件出自于他手的国礼,漂洋过海,

送到各国领导人的手里,

或惊艳了世界,或风雅了世人。

如果说国礼是中国文化符号的象征,

那么,他便是赋予它们真正灵魂的人。

他就是申文广。



从小爱画画的他,成了今日的“国礼”设计师


申文广生于1979年,

从小喜欢文学、历史、画画,

爷爷是个传统知识分子,

一直教导他一定要上大学。

 

14岁的他,在初一的暑假,

背着家人,偷偷报了美术培训班,

他说那个时候在农村,也算是斥巨资了,

但是妈妈很开明,没有反对。

从此他便白天上课,晚上学画画。



对于一名出生于农村的孩子来说,

考大学还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钟情于绘画的他,初中毕业后,

便上了一所工艺美校中专。

四年时间一晃而过,毕业之后

为了进一步求学深造,

他一个人来到北京,又从高中读起,

一步步,考进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image.png

△  清华大学


就如同现在的“高考状元”一样,

政府的接待,家人朋友的称赞,

电视台的采访......一度让他很骄傲。

“这也成为他家人最为荣耀的事,也是妈妈可以讲一辈子的事。” 



在工美集团做了第一件国礼


2003年,是工艺美术的一个风水岭,

随着我国申办奥运的成功,

一系列的奥运特许产品呼之欲来。

工艺美术行业从低潮开始不断攀升。



恰巧这个时候,

申文广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了,

“如果自己能够为奥运会做一些设计,

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他这样想着。

而当时的北京工美集团就有这样的机会,

需要一批大学生设计师,他便借着奥运会的热度,进入了北京工美集团。




image.png

△  设计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先进个人奖章                  



进入工美集团后,一切都是新鲜的,

他喜欢创新,对艺术创作不拘一格。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2007年由他负责创作“香港回归10周年”的庆祝礼。

他说,“我不要做中国传统的东西,

我要把香港时尚的气息带到景泰蓝中,

把飞机、汽车、轮船,还有很多

现代都市里的元素都放了进去。”

从这个时候,在他心里就种下了

对传统工艺美术创新的种子。 


到了2010年,

迎来了申文广首露锋芒的一年。

这一年,中国在上海举办首届世界博览会,

上海市政府邀请工美集团,为“世博会”做一款类似于“奥运徽宝”的姊妹篇的一个作品”。

这便是由他主创设计的第一款国礼作品。



image.png

△  上海世博徽宝-和玺      



在国礼制作环节上,

申文广的主要工作是跟进从设计到制作整个过程,

既要保证制作的可行性,

也须对工艺流程的每一步骤了然于心。



image.png

△  设计作品中


image.png

△  APEC会议设计作品

image.png

△  APEC会议入选国礼《四海升平》景泰蓝赏瓶

     获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特别奖


每一件作品都会经过设计团队不断探索讨论,

在给出的上百种设计方案中进行严苛的挑选。

上报北京市相关部门审查筛选,

再上交外交部、中共中央办公厅。

最终由国家亲自挑选最适合做国礼的作品。

一件件国礼,就是这样一步步

从设计师的想法开始,最终走向世界各地。 


image.png

△与大道造物合作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领导人赠礼《和合宝鼎》珐琅器

 获“金凤凰”全国工艺美术创新产品设计大奖赛金奖 


image.png

△ 与大道造物合作《家合》珐琅提梁盒赠送乌兹别克斯坦、利比亚、

   阿曼苏丹国、伊拉克等国  



国礼尽显初心,追求创新之路


申文广说:“如今的国礼,

有一些还延续着明清时期的风格和特色,

这虽然是历史的延续,

却也是让当代设计师不太甘心的事情。

我们一定要做出这个时代的东西,

特别有现代生活方式和审美观念,

一些标杆的东西。”

因此他坚决反对一味的摹古、仿古,

提出要在学习继承传统的基础之上,

去芜存菁、融入时代特色,

尤其是在中国大变革时期的新气象、

新思潮下,更要有开放包容的心态,

对新工艺新材料大胆运用,做到师古不泥。 



image.png


△ 与大道造物合作山水之间-创新作品  

   获2017“工美杯”——北京工艺美术创新设计大赛金奖     



对于申文广来说,

国礼设计就像是一道命题作文一样,

需要他一直做下去。


当好一名合格设计师,

然后才能是优秀的国礼设计师。


他说,内心一直有一个自认为的使命感。

通过他的一件件作品,

让北京的工艺美术,

乃至中国的技艺在世界上绽放异彩,

便是他的责任,他的使命。



言之悟语

工艺复兴之路,刚刚开始。


文章版权归“大道造物”公众号所有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注明出处。


0.188569s